拒做咸鱼,从我做起

请监督。
  1.  98

     

    【龙剑】剑子仙姬的烦恼

    -因为都说上篇有一丝拉虐,那就……甜一下?

    -主要是为了表达对经常被开涮的师太的歉意。

    -下戏模式。不长。

    ——————正文——————

    (1)
    剑子仙姬最近陷入烦恼,烦恼的源头则是当初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的。

    此刻她正冷眼看着第五次打断她的戏的龙宿。

    “师太,恕我直言,您手放的位置是否高了些?如此姿势,跑起来想必十分不便吧。”

    剑子仙姬看着微笑的龙宿,觉得他像极了美人蛇,一边笑一边慢悠悠朝你吐着信子。

    她曾经拍着桌子质问导演,“导演,疏楼龙宿不就是带资进组么?他想怎么演就怎么演得了,凭什么对别人指手画脚的啊?”

    导演左右张望,见着四下无人,这才压低了声音,“师太你木哉啊,我只告诉你一个人。这部戏的投资方里龙宿一个人就掏了一半多,别说对你指手画脚,他就算要换导演我也立马得滚蛋……”

    “我看他对您倒好得很。”剑子仙姬咬牙切齿地说,“他就是在针对我,怎么不见他对别人鸡蛋里挑骨头啊?”

    导演揉着太阳穴,气若游丝,“唉,你多担待,多担待。我让编剧给你多加两场戏行不行?”

    她冷哼一声,“别,导演,您放过我吧。”

    气鼓鼓回到片场,下一场是她背着受伤的剑子四处求医。一个弱女子,要背着一米八的大男人到处跑本就不易,为了效果剑子仙姬还坚持不用替身。当初看剧本顺到这场戏,她从进组前半个月就开始健身,原本信心满满准备一条过。但……

    前几次,剑子堪堪趴上她的背,还没开拍就被来探班的龙宿打断了。

    “手的位置不对,这样不省力。”龙宿说着,用折扇拍了拍放在剑子大腿上的剑子仙姬的手。“放膝盖窝比较好。”

    “脖子离剑子的脸太近了,会影响他台词的发挥。”说完,他又轻轻敲了下剑子的头。剑子闷哼一声,不耐烦地朝旁边挪了挪。

    “剑子上午戏份太多,累了些,情绪酝酿得不是很好。”他盯着监视器,说着,“导演,您说呢?”

    导演脸上的颜色变了又变,瞟了眼刚结束B组拍摄任务过来探班的慕少艾,最后叹了口气,大喇叭喊着,“先休息一下,演员调整一下状态。”

    剑子仙姬一听,脸垮了一半。剑子满脸歉意地从她背上下来,“真是抱歉。”

    剑子仙姬揉着手臂,扯着嘴角笑道,“没事儿,你也辛苦。”

    龙宿轻飘飘走过来,“两位辛苦了。”他说,“我备了些茶水,两位先休息一下吧。”剑子仙姬面无表情走过去,走到他背后转身恶狠狠瞪了龙宿后脑勺一眼。她很早就想这么做了。

    然而这一眼没瞪下去。

    她看见龙宿折扇轻摇,看似与平时无异,其实八成的风都扇给了剑子。剑子跟他说着什么,他也有一搭没一搭听着,随手拨开了剑子扫在眼尾的碎发。

    剑子歪歪头,声音提高了些,“我说的你有听到吗?”

    龙宿懒洋洋点着头,“我不聋不哑的,自然是听到了。”

    剑子叹了口气,稍一扭头,看见剑子仙姬朝这边看着,又抱歉地笑了笑。

    剑子仙姬眼角一动,回了个礼,若有所思地走向自己的休息椅,接过助理递来的水吸了一口。扭头看见慕少艾朝自己感同身受地笑着,心中所想又沉了半分。

    第五条很快开始了。剑子仙姬尝试着将手放在剑子臀部下方,良好的触感让她笑了笑,朝导演那边点着头,示意准备好了。

    看见龙宿黑了脸,又笑着将手往上移了两寸。

    “师太……”她听见剑子倒吸一口凉气,又不动声色地收紧了手臂。剑子猛一抬头。

    果不其然,龙宿噌一下冲过来。“手。”他笑道。

    这便是一开始的那一幕。

    剑子仙姬看着拼命给她打手势让她忍着点的经纪人。冷冷一笑,行啊,你有钱你是大爷,但姑奶奶不伺候了。

    她将剑子轻轻放下,拍拍手说,“龙老板,一上午了我这姿势您就没满意过。要不您来个示范?”

    导演耷着脸赶过来,“怎么回事?”他问。虽然资本为王,但龙宿老这样他也不是没脾气,要是真闹大了也不是不敢跟老板吹胡子瞪眼。

    结果没闹起来。龙宿看着剑子,后者只无奈地轻轻说了句,“龙宿……”,他便“啪”地打开折扇,“哼”了一声,扭头走了。

    剑子仙姬眉一挑,笑道,“一物降一物啊。”

    剑子脸颊稍红,好在血迹斑斑的也看不出来。“师太说笑了,龙宿也是识大体之人,不会耽误正事的。”

    导演在两人间来回看看,疑虑之际,还是拍拍手,“行吧,快开始,今天不能再耽搁了。”说着走向监视器。

    剑子仙姬背起剑子,手放在他的膝盖窝。导演开始倒数的时候她轻声说,“剑子仙迹,字·大体。”然后她满意地感到剑子抖了抖。

    (2)
    龙宿戏份极少,但众人老看见他在片场晃悠,都只当是龙老板首次投资影视剧,揣着老板的职责也要时常来看看。

    然而剑子仙姬潜心观察了半个月之后心满意足地确认,只有另一个剑子有戏时,才会有机会在片场一睹龙老板风采。

    不过她喜欢,因为龙宿出手阔绰,只要看见他,就意味着又有福利。今天来咖啡车,明天来高级盒饭。不仅她,片场大家都喜欢。

    “龙老板,再这样多来两天,你撒的钱能再投一部剧了吧?”慕少艾吃着他送来的零食,笑道。

    “哈,药师说笑了。”龙宿依旧懒洋洋地答。

    “今天有巧克力。不错,我喜。”剑从洗手间出来,欢欢喜喜地说。

    “剑子,你明天能喜一喜不甜的么?”慕少艾塞了口巧克力,“我都快吃出糖尿病了。”

    “什么?”剑子不明所以。

    “你不吃便是。”龙宿说。

    “剑子,兄台,大哥,你的确得喜一喜不甜的,你长胖了。”剑子仙姬看一眼龙宿,说道,“前两天背你,我手都快断了。”

    剑子拿起的费列罗又被默默放下,龙宿却拿起一颗塞进他手里。“你变弱了,师太。早劝过你不要为了减肥过度节食。”他说。

    “对对对你说得对。”慕少艾鼓着掌起身,“师太你要不要跟我去找谈老师交流一下美妆护肤塑身心得?”

    剑子仙姬心领神会,“当然当然。”

    “委屈你了。”走到半道,慕少艾叹着气对剑子仙姬说,“戏里戏外都不容易啊,师太。”

    “彼此彼此。”剑子仙姬也叹着气,“都为讨口饭吃。”

    “不不不,我们不同。”慕少艾摆着手,“我的角色还是不错的。”

    剑子仙姬差点一口气背过去。“你去找谈无欲吧。”她说,“我去找阴无独。”她恶狠狠的走了。

    (3)
    一部戏说快也快。剑子仙姬翻着所剩不多的剧本,感慨诸多。

    一场拍完后也到了午饭时间,她吃完想趁着自己跟剑子都有空去对一下词。倒数几场对手戏了,她想好好拍完。

    四下张望却没看见剑子,于是顺手捞了个服装组的工作人员问道,“看见剑子了吗?”小哥皱着眉想了想,说“他刚刚好像拿着饭去了三先天的休息室。不过下午没他的戏,这会儿还在不在就不知道了。”

    剑子仙姬又问,“他一个人?”小哥转转眼珠,“应该是吧,佛剑今天不来,龙老板……不清楚诶。”

    她拍着小哥的肩道谢。拿着剧本只想了半秒,就飘着往三先天的休息室去。离门口还有半米左右,听见里面传来轻响,她敲门的手顿住了。

    “我记得这场戏让编剧改了的。”是龙宿。

    “龙宿,怎么刚消停几天又开始了?”是剑子。“都最后几场了,放过大家吧。”

    “我有这么恶劣吗?”龙宿声音里分明是矫揉造作的惊讶。

    “明知故问。好友,明天邓王爷来片场别忘了让他给你一尊小金人。”

    “哈,剑子,要是你能亲手颁给我就更好了。”

    “好说。不过若是你肯将私下玩笑的精力分一半到正事,想必苦境大满贯影帝又要多一人了。可惜啊……”

    “耶,好友还没体会到,与你玩笑才是我的正事么?大满贯嘛……说起来,这个场所我们还没解锁……”

    “龙宿,看见墙角的佛牒了吗?”

    “佛剑今天没戏,不会来。啊,难道你想我用它……剑子……看不出来啊……不过道具组会很难办……”

    “不,我是说,佛剑要是知道你想在他练字静心的休息室干什么……哈。”

    半晌后,龙宿声音一沉,“那不妨试试。”

    “什……嗯……龙宿!”剑子讶异而气愤,声音却因为羞耻变得低了些,“会有人来……啊……我明天还有戏……你轻点……”

    剑子仙姬在门外,听得心中波澜壮阔,脸上却不动声色。

    此时,走廊尽头走来一个人,剑子仙姬余光瞟到。

    是佛剑。

    她心头一凛,走也不是,进也不是。

    “师太。”十步之远,佛剑朝她点头招呼,继续朝前走。“找剑子吗?为何不进去?”

    “哈哈佛剑。”剑子仙姬提高了声音,听见里面响动霎时停了。欢喜之情溢于言表。

    “他不在。看见你真高兴,可我记得你今天没戏。”她笑着迎上去,将佛剑堵在了隔壁的门口。

    “嗯,我过来取佛牒,明天有打戏,先练练手。顺便探个班。”佛剑说着,越过她准备进休息室。

    “啊佛剑。”剑子仙姬喊住了他,“剑子不在,你能帮我对个词吗?反正之后我俩也有对手戏。”她笑着,看见佛剑手放在门把上,笑意更甚。

    “龙老板带着剑子……呃……用餐去了……”她说。“估计还得一会儿呢。”

    “龙宿?”佛剑问,看见对方点点头,又说,“那我先拿佛牒。”

    “不急啊大师。”剑子仙姬按住了他的手,“我下午还有两场,您先帮我对一对,我赶时间。”

    佛剑默不作声抽回自己的手。剑子仙姬心头啧啧两声,三先天三先天,都是一个德行。

    “好吧。”佛剑说,“就在我们休息室如何?”

    剑子仙姬扇着剧本,“去豁然之境的场子吧,导演也在那儿,让他给点意见。”

    佛剑半眯起眼,看了剑子仙姬好一会儿,又扭头盯了门两秒,这才点点头,“走吧。”

    (4)
    剑子仙姬看着远去的大师的背影,翻出手机,两个小时。自己仁至义尽了。

    天知道她跟佛剑对了百八十遍台词后还不让佛剑离开,俩人大眼瞪小眼,差点玩儿起了木头人的游戏。

    她拿起酸奶,趁着开拍前再翻会儿微博,却愕然发现半小时前佛剑发了条新的。

    【若是让我发现有人动了佛牒,就让你们明白什么叫杀生为护生。】

    配图是夕阳下自己背着佛牒的侧影。

    下面评论一水儿的
    【啊啊啊啊啊啊大师请用佛牒来爱我们!】

    【好帅!大师今天在拍戏吗?!啊啊啊我不能来探班TAT】

    【嗷!我佛剑!谁敢动佛牒一首往生咒送您不谢。】

    【首评!我天大师您终于记得您还有微博了。】

    ……

    好吧,佛剑也挺仁至义尽的。剑子仙姬想。

    她将酸奶盒一个长投扔进了垃圾桶。想了想,转发了佛剑的微博。

    【三先天的友谊真令人感动。】

    晚上回到酒店,睡前又看了看微博。不算多的评论里,三先天的被顶到了前排。

    【……】

    【师太……】

    【师太也令人感动。】

    哈。挺好。看样子龙老板不会再找自己麻烦了。

     

    龙剑霹雳

    评论(32)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