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觉_

闭关了。
  1.  9

     

    【长评】夏夜雪

    这是一篇饱含私人情感的给 @无聊讲古人 的长评,赶在七月最后一天出炉了。

    八月第一天冲业绩。不慌

    我们相识在五月。

    或许应该更早一些,在“溪深古雪在,石断寒泉流”的晚冬,身边没有雪,却被这一字一句拉进《归去来》掩盖着血腥味的大雪天里。

    已经记不起是具体是何时翻到的这篇文,但一抹惊艳掠过心头的感觉依然清晰。

    就像蜻蜓掠过湖面。

    写龙宿与剑子的船头相遇,本以为是一曲遇知音,便饶有兴趣看两人插科打诨,暗藏机锋,话说半截。只等着看到底是话投机,千杯少,还是霸道王子爱上我的恶俗戏码。

    “说别过未免无情,先生,改日再会。”却等来十五六的世子殿下龙宿如是说。

    至此,才明白这文一开始的雍瑞年表,改朝换代,行文走笔,都不是装腔作势。

    看完楔子,再回头看看龙剑的初遇,过于美好。一个逃避追捕,一个受制于人,却在廊舟画舫十里秦淮,遇到了最该遇到的人。

    一眼便知来者,也一眼看穿听众,藏情于心,挥手一曲,定心定情。

    我总会偏爱这样的场景。四面楚歌中的静默,或者大雪纷飞里的等候。

    他们都有。

    龙宿登基,剑子出山。明明是理所应当的正常发展,却也写得暗潮汹涌。龙宿的王位坐得并不安稳,被坑出山的剑子日子自然并不好过。插科打诨自然是常态,“懈怠朝政”的君王与“姗姗来迟”的太傅也是平常,这一来二去中,成日埋首政务的君臣二人也得了些许闲适和松懈,我看得只能会心一笑,点头称好。与原剧本尊八成神似,剩下两分都是私心。

    又并非两人如何在共同打下江山中日久生情的故事,相反,朝堂上的事情铺线长,伏笔多,谈恋爱倒像是副业了。

    以北域饥荒开篇,牵出北域王拥兵自重,楚王孙狼狈勾结。林林总总说上去做不过一二十个字,精彩都在文中,君君臣臣的对话,含糊其辞有,指桑骂槐有。太极打得圆滑,场面做得漂亮。有的话皇帝不能说,剑子做太傅的便“勉为其难”说出口,还要落得一句“太傅这是话中有话。”

    剑子心里苦,却也心甘情愿为他奔波劳碌。

    情没有跃然纸上,却明明白白印在看客心里。

    按原剧走向,龙剑后来再甜,也是有“剑中真相破”的,所以文中哪怕一见钟情,也有“即使身为朋友,我也不能事事苟同。”不突兀,联系上下文,个人甚至更心疼龙宿一些。

    君主不易,太傅珍惜。

    直到剑子一句“我替你在白水观点了一盏长明灯。”彻彻底底击中了龙宿的心,还有我的。

    含泪点头,剑子先生的深情从来都藏在他的风轻云淡之下,他拖着好友入红尘,说着伤了我龙宿与佛剑不会放过你。

    他满腹黑水,却总在最关键的时候让人看见他赤城的心。

    还能怎样呢,只能同龙皇一样,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自然是般配的。”

     

    漫长的冬天结束了。这个故事也进入搁浅期。

     

    暮春,没等来那场没下完的大雪,等来了《局外人》。

    “我在葬礼上见到了谈无欲。”故事这样开始。

    “谈无欲,你当真无情无欲?”故事这样结束。

    我曾说,这个开头尤其抓我,它阴冷,却透着日月之间难言的情愫,闭着眼都能看见清癯的谈无欲穿着黑衣,一脸绝然世外,却从骨子里透出一丝冰凉的伤痛来。

    我没说过,这个结尾同样令我心动。明知故问也好,寻一个答案也罢,日月间不在于说了什么,而是看没说什么。涌动的情绪在两人间流转,到最后都会吞进肚子里。可两人都是顶聪明的人,长了双看透对方的眼睛,于是心知肚明,暗通款曲(bushi)。

    我也没说过,这样清冷的文笔,裹挟着火焰一样的感情,与日月配到了心尖上。

     

    夏天开始的时候,日月的故事似是走到尽头,任酆从天而降,一篇《皆非》砸得我头晕目眩,心跳加速,手脚蜷缩。

    “酆都月竭力又狼狈的眼泪落进了任缥缈的掌心,和嘴唇里,终于,终于,在魂飞魄散之际,他又活过来了。”

    故事停在这里。心有不甘,喟然长叹。

    这是另一个人写的。我这样想。

    不再有龙剑的脉脉温情,也不再有日月的暗潮汹涌。

    它属于夏天,属于黑夜。阴冷,潮湿,蒸腾着浓烈绝望的爱意,带着夏夜特有的沉闷。

    可偏偏,文笔依旧是冷峻的,像法餐的精致餐刀,优雅漂亮,配上上等的三分熟牛排,一刀下去,整齐的刀口上还飘着血丝。

    于是接连出现了《大人色彩》《甜食》《夹娃娃》几盘大餐。

    无法描绘,也无须赘述。

    值得一提的是,《错误示范》不在这场饕餮盛宴的餐桌上,下了餐桌,右转,是私人影院。

    说是私人,只因这场电影少儿不宜,大众不适。
    正义人士的破口大骂,伦理道德坚实捍卫者的指桑骂槐,或许是它无法公之于众的原因。

    可这一点也不影响我的喜爱。

    电影的色调依旧阴冷,镜头破碎,酆都月从陪酒到陪床是蒙太奇,任缥缈在高等卫生间重回高等人类是长镜头。

    破碎的是凤蝶不值一提的不屑,打碎重组的是剑无极视若珍宝的爱意。

    行云流水,削骨剜肉。所有的爱意都绝望,所有的告别都漫长。哪有长痛不如短痛一说。

    它就只能发生在夜里。

    黑夜吞噬所有破碎的声音,也包容一切肮脏的秘密。

    于是第二天,当夏天的太阳再升上来,车水马龙,言笑晏晏,衣冠楚楚。

    “人又是人了。”

    所以我说,这故事在夏天看最为贴切。看得人寒毛倒立,一点暑气也无。

    仿若在炎炎夏夜里,一场大雪茫茫而下,你看它纯洁无暇,实则藏污纳垢。你觉着阴冷四生,放下文章再回味,却是情欲蔓延,从字里行间,直钻到心里去。

     

    她的故事便是如此。

    如夏日般炽烈的情欲,如黑夜般阴冷的绝望,如瑞雪般平和的温情。

    若是三者凑到一起,便是大梦一场。

    我们相识在五月,恍然回首,不过一场空欢喜的梦。却醒不来,便只好一直沉溺其中。
     

    p.s.若是这雪地上能再多两个车辙印就更好了(笑

    p.p.s.别看我写得玄乎她看着高冷,其实古仔是个话痨,鹅且内心孤寂整天嚷嚷着为什么没人来找我玩!所以大嘎快去调戏她!一条评论更一篇文哦(bushi)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