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做咸鱼,从我做起

请监督。
  1.  53

     

    卡肉了,开个沙雕脑洞再接着写。希望今晚能把车开出来。 

    ————————————————

    夜深人静之后,巡逻人员也离开了,咔嗒一声,展馆内黑黢黢一片。

    “Word妈刚刚吓死我了。”阿丙拍着胸脯,一边叹着气一边打开玻璃柜门。
    “巡逻人员十分钟换一次班,我早告诉过大家了。”赭杉军揉了揉举酸的手,打开展柜门,坐在门口揉着脚踝。 

    一来一回间,其他人也纷纷打着哈欠揉着肩膀动起来。解镝锋甚至门都懒得打开,依在柜门上打起了盹儿。

    “我哪儿知道他们还会回来。”阿丙说着,转向其他人“都出来啊,玻璃房子有什么好呆的。”

    三三两两都出来了。围在一块儿,中间放的是龙宿千里迢迢带来的夜明珠。

    “你这个真的有用吧?监视器真的看不见?”有人问了句。龙宿的扇子遮了半张脸,只看得清懒洋洋的眼神。

    “哈哈哈当然。”剑子一看,打了个哈哈,招呼着众人坐下。“龙首怎么会有假货这么low的东西。说起来,你们带的东西呢。”

    于是众人纷纷掏出了自己带的……汉堡可乐,薯片鸡爪,啤酒炸鸡。剑子十分满意,掏出了瓜子儿。

    坐下来后大家就明天的表演七嘴八舌讨论起来,剑子点点头或者笑笑。龙宿一直靠在自己的展柜上,半隐在黑暗里,也没有过来的意思。

    过了会儿,剑子起身说去一趟卫生间。路过龙宿的时候看也没看他一眼。

    龙宿站了会儿,见没人注意到自己,轻轻挥着扇子一个拐弯就去了卫生间。

    剑子刚洗完手,捧着水洗了把脸,脸上还有水珠。他看着镜子里龙宿也在盯着自己看,笑了笑。

    “多日不见,好友又华丽不少。”剑子说。
    龙宿从衣袖中拿出手帕递过去,笑道,“多日不见,好友人气依然居高不下。”
    “耶~难道好友这是换陈醋味香水了?”剑子擦干净脸,笑眯眯将手帕塞进衣袖。
    “这个顺手牵羊如此熟练,看来好友练习不少。”
    “非也,只是想着要洗干净再还给好友啊。”
    说话间,两人距离越来越近。
    “依吾看,这手帕,晚点洗也不迟……”龙宿说着,嘴唇擦在剑子唇上。
    “这时候……可随时有人来啊……”说是这样说,却也没有拉开距离的意思。
    “汝进来的时候,怎么没担心过这个?”龙宿搂过剑子的腰,吻着向后退去,打开一个隔间的门,翻身将他抵在门上。
    “有人来怎么办?”剑子喘着气问。
    “那就看好友能不能忍住不发出声了。”龙宿的吻落在背上。
    “哈。”

    “剑子怎么不见了?”赭杉军左右瞧了瞧,“他明天有座谈会啊。”
    阿丙四下一瞧,“龙首也不见啦!”
    房间里瞬间安静下来。
    “咳。”谈无欲咳了一声。“那我们再聊会儿吧。”
    “那明天……?”有人问。
    “帮他多加几个椅垫吧。”

     

    霹雳布袋戏龙剑

    评论(10)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