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觉_

闭关了。
  1.  22

     

    【朱箫】鬼压床1

    很久之前给朋友写的朱箫(真的是超久了),整理文档才发现。索性放上来吧。

    没写完,鬼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

    最近梗一堆,文没有,脑洞即产出。


    咸鱼本鱼了。



    ——————正文——————

     “我做了一个噩梦。”

    箫中剑说这句话的时候,脸色比起身上的白大褂好不了多少。

    隔了张桌子坐在他对面的忘残年和月漩涡交换了一个略显诧异的眼神。“你……”忘残年先开了口,“什么梦?”

    箫中剑取下夹鼻眼镜,按了按眉心,声音里都有着一股疲倦的冷意,“梦到鬼压床。”

    忘残年差点一口水喷出来,月漩涡瘪瘪嘴,抬起的红眼眸又垂了下去。

    “老二,我跟你说啊,鬼压床这个不是做梦,它就是一种生理现象。你啊,是不是最近状态不好?压力太大?”忘残年把水杯放上桌,接着说道,“要不你休息两天?这兽医院又不是离了你就开不下去了。”

    箫中剑重新带好眼镜,摇摇头说,“不是,真的是鬼。”

    月漩涡想了想,终于开了口,“什么鬼?”

    “红头发的。”箫中剑回道,看了看月漩涡又摇着头,“不是你这种酒红,更鲜艳一些,像……”他皱起眉,思考片刻,说,“像火。”

    忘残年的视线在箫中剑和月漩涡之间来回转了转,挠挠头,“好吧……好吧,你梦到一只红头发的鬼?他压了你的床?”

    箫中剑点点头。

    “呃……”忘残年头一次不知道应该如何继续一个话题。倒是月漩涡又问道,“你怎么知道他是鬼?”

    这是重点吗?忘残年腹诽着,却还是望向箫中剑。

    “他说的。”箫中剑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他说他是鬼,想我了所以来看看我,然后……”

    “什么?”见他迟迟不不开口,忘残年问了句。

    箫中剑坐回休息室的转椅,不知道是不是休息了一会儿,脸色红润了些。不再像一小时前那样苍白。“然后他压着我,我动弹不了。就这样。”说完他喝了口水,嘴角抿成柔和的直线。

    忘残年这下才放了心,之前接了医院电话说箫中剑晕倒了,拉着老三就飞奔过来。于是拍了拍他放在桌上的手,安慰似的开着玩笑,“你啊,好歹也是个搞医学的,就该是坚定地无神论者。我看你就是太累了,哪有连续上二十来天的班不休息的?走走走,带我去找你们院长,我给你请个假。”

    “不用了大哥,我下午请过了,明天在家休息。”箫中剑抽出手,反在忘残年手背上轻拍。

    “那回去吧。”月漩涡拿了箫中剑的外套和提包站在门口。

    “我自己来吧。”箫中剑伸出手要拿,月漩涡一个转身出了门。

     

    梦里第一次没有了那只自说自话压倒自己的红发鬼,箫中剑觉得这可能是他半个月来睡得最好的一次。

    所以被门铃声吵醒的时候,他有一种想把对方按在手术台上不打麻醉直接肢解了的冲动。

    然而拉开门,对上这一头红发的时候,他肚子里的怨气全变成了惊诧和诡异。

    “你好。呃……难道你还没起?”来者看着箫中剑依旧朦胧的睡眼,阳光灿烂的笑脸中多了几分愧疚。

    箫中剑心中咯噔一声。哪怕梦中的面容不甚清晰,这个声音,这头红发,他也不算陌生。难道自己真的被鬼缠上了?还是这其实依旧是在做梦?

    他伸出手,狠狠在手臂上拧了一把。“嘶——”好吧,这不是梦。他叹了口气,重新抬起头,对方正饶有兴趣地盯着自己,眼里的热情让箫中剑有些无所适从,除了忘残年,他并不太会跟过分开朗的人交流——尤其是陌生人。

    “嗯……”他犹豫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叫朱闻苍日,你可以叫我朱闻。”听见箫中剑出了声,对方又笑着开了口。

    “嗯……你……有事?”箫中剑问道,万分希望下一秒他能说找错地方了,然后自己可以睡个回笼觉。

    “啊,我昨天刚搬过来,就住你对面!”他说着,指了指箫中剑家对面半开的门。“想着应该来跟你打声招呼,以后咱们就是邻居啦!有什么事多多照顾。”

    “嗯。”箫中剑点点头。在门框外的半只脚退了回来,正要带上门,又想起了什么,重新拉开一点,对上热度未减的红眼眸,轻声说着,“箫中剑。我的名字。”

    朱闻一只手拉住了门,歪着头问,“真是好听的名字,我可以叫你箫兄么?”

    这人真是热情的过分了。箫中剑想着。自己放在门上的手离朱闻的手近了些,甚至能感受到一丝丝热气。他不动声色地将手放到门把上,“我们有这么熟吗?”他说。其实这句话的语气已经不算客气了,对方却像丝毫没受到影响,笑眯眯地说,“诶,箫兄,不要这么绝情嘛。多叫叫就熟了啊,给我个机会,做个朋友嘛。”

    鬼使神差的——箫中剑之后无数次想起这次相遇,都会怀疑当时一定是被下了蛊——他垂下了手,“嗯。”

    “太好了箫兄!”朱闻松开了门上的手,双手抱拳作了个揖,“那以后,就请箫兄多多指教了。”

    滑稽的动作在这个人身上却是难得的沉稳优雅,箫中剑一瞬间觉得这人若是生在古代,也应该是大门大户,翩翩公子来的。

    他摆摆脑袋,自嘲地笑笑,玩儿心突然起了,也学着对方轻轻抱拳,“彼此。”起身发现朱闻眼里多了惊喜的笑意,心中最后一点阴翳也消散了。

    或许是故意,也或许是刚醒,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不寻常——与人相识的第一天,他便让人影响了心神。

    他没再说话,带上了门。咔哒一声,世界瞬间清净了些。安静的房间里,摆钟的声音就显得过分的响了。

    “朱闻苍日……”他又念了一边这个名字,发现念出声来的时候异常顺口。大概是起名字的时候参考了音律学之类的吧,他想着。倒是跟他这个人很像就是了,那一头红发。

    想到这里,梦里那只鬼又跳了出来。箫中剑没告诉忘残年和月漩涡,那只鬼一直箫兄箫兄地叫着他。而当朱闻苍日称他箫兄时,他没来由地,心里突突蹦跶了两声。

    “魔怔了。”他摇摇头,叹了口气,“或许真该去庙里拜拜,别真是惹上了什么……”


     

    霹雳布袋戏朱箫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