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觉_

傻啵啵啵啵啵啵搬砖工
  1.  61

     

    【龙剑】如期 1

    *掉码补档。掉码原因……😂

    *脑洞来自跟朋友闲聊,说穿越剧里一般都是一个人穿,要是两个人一起穿会怎样。

    *背景借鉴了《命运石之门》,世界线变动(但不烧脑,我没脑子能烧)。

    *大概是龙剑做任务回原世界,顺便谈恋爱的故事。

    随缘更(划重点。最近懒爆)

    ↑补充:看着一本正经,其实特别沙雕。别作任何期待。
    ——————正文——————
    剑子仙迹盘着腿,仰头望着背光用双节棍将他抵在墙上的佛剑,慢慢举起了双手。

    “佛剑,好友,我又想到一个解释。”剑子压低了声音,让自己听起来充满了严肃的神秘感。佛剑看了他一会儿,收起双节棍,沉声道:“不用。你的意思是,你是穿越来的?”

    剑子更加迷茫,不仅为眼前这位不认识他的好友,更为自己听不懂的词句。

    “何为穿越?”他问。

    佛剑沉吟片刻,伸手将坐在地上的剑子捞起来,刚刚这个在大街上扑上来抱住自己口口声声喊着“好友”的陌生人此刻看起来可怜、无辜又弱小。

    剑子拍着道袍上的灰,佛剑又问:“你再说一下你怎么来的。”剑子在佛剑的逼视中,费力回忆起之前的经历,饶是先天,面对这种违反常理的现象也只能无奈摇头。

    “我……去找一个久未联系的好友,去他家未见其人,当我正欲转往下一处,突然间地动山摇,一道白光从天际闪过,教人无法直视,再睁眼,便到了此处。”

    看着佛剑皱起来的眉,他忐忑地抓紧了自己的衣袖。到了这个地方,自己法力全失,佛剑的佛牒也换成了两根连在一起的短棍,地上跑的全是没见过的生物,天上飞的全是大如鲲鹏的白鸟。

    剑子头疼欲裂,抬头望天。

    龙宿啊龙宿,我都是为了去找你才遇上这劳什子破事儿,找到后可别让我轻饶了。

    “我知道了,跟我来。”佛剑说道。“啊?”剑子看向佛剑,紧皱的眉头松开,虽说跟自己的好友衣着谈吐全然不像,那股正义凛然的气质还是从眉眼间流出来,这让剑子焦躁的心稍作安稳。

    “去何地?”剑子跟在佛剑身后。佛剑并未作答,抬手指着不远处的一辆甲壳虫:“先上车。”

    “车?”剑子问,顺着他的手指望去,“原来此物叫做车。”学着佛剑的样子,剑子上车系好了安全带。佛剑打开左转向灯,掉了个头就往市区里赶。

    剑子在副驾驶上一言不发,双手紧紧攥着安全带,看着稳如先天,实则慌成合体圣踪。

    “你怎么知道我的法号?”佛剑从前视镜里望着剑子发白的脸,想找些话题舒缓下他的情绪。剑子无声叹息,思虑片刻决定如实相告:“我来的地方,有位好友与你十分相像,名为佛剑分说。”佛剑心中一颤,不由得往他多看了眼,又问道:“那你找的好友是他吗?”

    剑子摇头:“不,是另一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好友。”

    佛剑轻笑:“你好友不少。”

    车中的气氛终于有些许缓解,剑子也笑道:“是。在下也就这点可圈可点之处了。”

    说话间,目的地到了。停好车,佛剑将剑子带到一栋二十来层的白色建筑下,剑子仰着头,费力认着建筑上的字。

    “院、病、神、精、级、高、岩、圣、万。”念完,剑子满头的雾水哗啦啦变作瀑布,他扭头问一脸不忍直视的佛剑:“这是何地?”

    佛剑在他脸上巡视半晌,确定这人没在装傻作弄自己,才伸出手指从左向右划着:“这么念。”

    “万圣岩高级精神病院。”剑子点头道:“这样确实顺口不少,只是,这是何地?”

    “跟我走就知道了。”佛剑将剑子往里面带。

    路过穿白大褂的医生看见,朝佛剑点头招呼:“哟,袁警官,今儿怎么有时间过来了?这谁啊?玩儿cos的?”佛剑轻声应着:“一个朋友,院长在吗?”另一个白大褂责备地在前一个人肩头拍了一巴掌:“说多少遍了别叫袁警官。”又扭头跟佛剑说:“在呢。院长刚从他弟弟那边过来,火气不小,你小心点儿。”

    佛剑点头致谢,带剑子走进了电梯,按下25层的按钮。

    剑子一路无言跟着佛剑,刚刚三人的对话他一个字都没听懂,但他觉得问了也白问,还不如让自己安下心。

    他笃定地认为,就算换了个世界,佛剑也不会害自己。

    一旦安了心,有个问题就慢悠悠涌了上来,他看着佛剑的侧脸,依旧是没什么表情,于是决定碰碰运气:“佛剑,方才那人口中的袁警官,是你吗?”

    佛剑不动声色,剑子却眼尖地发现他的食指小幅度抽动了一下。他一惊,有人在佛剑面前掀桌佛剑就会这样,下一刻佛牒便出来杀生为护生了。

    于是他摆手解释道:“我随意问问,或许是我听错。”佛剑看着他,欲言又止,之后将手装进了裤兜。“到了。”

    穿过长长的走廊,佛剑将剑子带到尽头处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片刻后听见里面传来轻声的“进来。”

    佛剑推门,转头示意剑子跟上。

    这个房间跟刚刚路过的都不一样,没有宽大的实木办公桌,也没有漆皮转椅。藤条制成的矮几,香炉里传来令人心安的气息。落地窗前站着穿着白大褂的男人,长及腰际的白发简单束起,听见响声,男人转过身,眼眸垂着,盖住了所有情绪。

    “圣尊者。”佛剑抽出裤兜里的手,微微鞠躬。

    被称作圣尊者的男人回了礼,依旧垂着眼,剑子却觉得自己被凝视着,一股战栗从脚尖升起,使他硬生生压下了那句“一步莲华!”

    “圣行者难得前来。”那人开口,声音低沉。

    佛剑将剑子往前一推,解释道:“此人说自己来自异世界。”

    圣尊者点头,缓缓来到剑子面前。离得近了,剑子闻到他身上淡雅的味道,一时间有些晃神。

    “掀起汝的头盖骨,让吾看看汝的脑。”圣尊者开口。

    “嗯?”剑子还沉浸在那阵沁人心脾的香味中,没来得及反应圣尊者的话,便被圣尊者伸出来的两根手指抵住了额头。

    周遭景象全数消失,剑子只能看见一双通红的眼。隐约中似乎听见缥缈的七佛灭罪。一个声音传来:“汝从何处而来?”

    看着红眼,听着背景音乐,剑子不自觉回答:“苦境。”

    “汝认识吾。”

    “是,也不是。”

    “因何而来?”

    “不知。”

    “汝为何人?”

    “剑子仙迹。”

    “既来之,则安之。”

    “……是。”

    一个趔趄,剑子脑中的眼睛消失了,周围又变回圣尊者的办公室。剑子平稳呼吸,再看时,圣尊者又垂下了眼,朝着佛剑说道:“确是来自异世界。”

    佛剑点头,又问:“那……如何安置?”

    “自然要劳烦圣行者。”

    佛剑稍愣,犹疑中开口道:“为何不能放在医院……”

    圣尊者眼眸半抬,露出一半剑子之前凝视过的红眸。“那么……汝要为剑子先生支付住院费么……大壮。”

    此言一出,房间里的空气瞬时凝结,似乎连缥缈的烟雾都停止了升腾。

    片刻后,圣尊者再次垂下眼:“身份证明和居住证对你来说应该不是难事,警长。”

    所有人的呼吸都回来了,空气中充满了温馨的气息。

    “嗯。”佛剑回道。圣尊者又绕过剑子,去给角落的盆栽加了水:“但是,剑子先生若能有收入,自是更好。”

    剑子看看佛剑,摇摇头:“我不知我能作甚。”

    “你在自己的世界是做什么的?”佛剑问。

    剑子稍作思忖,将“打打杀杀,匡扶正义”换作了两个字:“道士。”

    佛剑叹息,说:“既是如此,我在天桥下给你找个地方,你先重操旧业吧。然后抽时间学个技能,也好安身养家。”

    剑子一听,皱起了眉:“可我应想办法早日回去。”

    圣尊者在角落开了口:“活着才能想法子。这个世界,没有钱无法活下去。”

    剑子张了张口,最终点头。

    两人向圣尊者道别后,回到车中,向佛剑家赶去。
    开着车,佛剑嘱咐道:“别对别人说你是穿越来的。”剑子依旧紧抓着安全带,问道:“为何?”

    佛剑答:“真的会将你送进精神病院。除非你不想回去了。”

    心中涌动起感动的暖流,剑子心道佛剑果真不论在哪儿都是好人。于是他感恩似的说道:“佛剑,我不会叫你名字的。”

    佛剑一个急刹车,剑子被勒得险些喘不过气。“到了。”佛剑指指公寓楼。

    剑子跟了上去。

    “你说你是为了找你的好友?”佛剑开门的时候问道。

    剑子好奇地四处张望着,随口应着:“嗯,也是你的好友。啊,抱歉,我忘了。”看见佛剑表示没关系,又说道:“好友名为龙宿,我与他许久未联系,才想趁着清明节去拜访一下。”

    佛剑并未理会“清明节”,反倒被那位好友的名字吸引了注意。“你说,是叫龙宿?”

    剑子还在摆弄自动扫地机器人,点头回应。

    “我认识。”佛剑道。“不过应该不是你那位好友。”

    只听到前半句的剑子手一滑,机器人在地上摔掉了壳。佛剑痛心疾首,十分后悔。但看见剑子的表情,又心软道:“日月大学的教授。一年前来的,给我找过不少麻烦。”

    剑子坐在地上,撑着太阳穴想了想,问:“圣尊者法号叫一步莲华么?”

    佛剑扬起眉,点头。

    “那……他本名为何?”

    佛剑抿着嘴角,想着办公室里那声让他险些掏出双节棍的呼唤,说:“袭小桃。”

    剑子没笑,反而叹气道:“那么……龙宿本名又为何?”

    这句话反而让佛剑疑惑了,他也坐下来,开始修理奄奄一息的机器人,回道:“龙宿就是本名。他又不像我们带发修行,自然是叫自己的名字。”

    剑子心中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他思虑片刻,问道:“他去大学多久了?”

    佛剑依旧低着头,回道:“不久,一年多。”

    “全名,疏楼龙宿?”剑子半眯起眼,问道。

    佛剑抬头看他一眼,又低下了头,他见怪不怪。“嗯。你的好友也叫这名字?”

    剑子嚯一声站起来,眼神灼灼,望着佛剑:“佛剑,你知道他住在何处吗?”

    “你想见他?”佛剑懊丧地放下手中的活儿,可能要新买一个了。

    剑子点点头。

    佛剑揉着肩膀往浴室走去:“他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话音刚落他自己也愣住了,转过头望向剑子,看见对方压抑着的兴奋,皱起眉:“他……不是穿越来的。”

    “为何?”剑子问。

    “不像你凭空出现,龙宿从出生证到研究生学位证一应俱全,当然,也有证明人。更何况他是一年多前素校长亲自从国外高薪挖回来的。”

    剑子不禁哂笑:“素校长该不会名为素还真吧?”

    见佛剑沉默,剑子好奇询问:“你当真不认识一个名叫剑子仙迹的人?”佛剑摇头。

    剑子心中的希望的火苗慢悠悠熄灭了,顺便往上又盖了几抔土。

    “下午我先帮你弄好身份证和户口吧。”佛剑说着从卧室里找了两套衣服扔过来,“你先穿我的,下午下了班再去给你买。”

    剑子难免有些愧疚,虽说这人与佛剑长得一样,却终究不是自己好友。只好说:“诸多麻烦,一声多谢怕是……”

    佛剑摆手:“没关系,谁让我捡到你。你赚了钱还我就是。”

    “这个世界……道士都如何挣钱?”剑子问。

    “算命。”佛剑答。

     

    *标题取自北岛的《白日梦》

     

    霹雳布袋戏龙剑

    评论(16)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