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觉_

闭关了。
  1.  58

     

    【龙剑】旧梗

    这应该是《痴情司》的初版脑洞。但后来发现自己既不懂艺术又不懂西语就放弃了。很后来才有了现在的版本。
    就当个段子放出来吧。会消失一段时间。稍后再见吧~
    三月快乐~

    ——————————

    剑子本来做的兼职是晚上给高中生小红补英语。后来听学生说自家大伯开的画室在招裸模,一天八百,一次仨小时,站那儿不动就行。而且只需要周末去去。
    心一横牙一咬,就去了。
    本以为应聘的人很少,没想到人山人海的。
    特沮丧,觉得怎么都轮不到自己了。
    正想着要不要通过小红的关系走走后门,画室老师人群中一眼瞧着了他,热泪盈眶拉着他的手,我们这儿终于有了年轻力壮的模特了。
    剑子环眼一瞧才瞧明白,来应征的都是老头大妈。
    他觉得自己入了火坑。
    但冲着一天八百,就算是火焰山也得跳啊。
    更何况拉着他手的老师这么年轻漂亮口齿伶俐的。
    讲了一些注意事项,又交流了一下待遇问题,最后让剑子周六早上八点半去画室。
    怀着忐忑的心,剑子八点就到了。
    四周挂了白窗帘,房间中央的台子上铺了白床单。剑子心里咯噔一声,仿佛在参加什么神秘宗教的祭祀,而自己就是祭品。
    学生们三三两两来了,有的是大学生,还有一看就是二三十的成年人。
    剑子放了心,看样子没有未成年。
    剑子站在台前手足无措。画室老师来了,不是招他的年轻女老师,皱着眉一脸正气凛然的大师看着衣冠整洁的剑子,点点头,不错,有朝气,肌肉线条很棒。脱吧。
    啊?
    剑子半天反应过来,手磨磨蹭蹭摸到扣子上去,解一颗扣子花了两分钟,剑子却觉得跟一秒似的,怎么这么快就要解第二颗了?
    在一旁早就准备好画具的助教啧了一声,转过身低声对老师说,傲笑教授,这太不专业了,我建议换一个。
    老师拍拍他的肩,龙宿啊,这是人头一回,总得给人适应适应。
    龙宿不置可否扭过头,看着剑子速度越来越慢,叹一口气走过去,我帮你吧。
    剑子抬头,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这个极好看的小伙子伸出手要帮他脱裤子。
    情急之下一扬手拍在人手背上。
    不用,我自己来。
    说完生怕对方坚持帮忙,三两下脱的只剩纯棉的黑内裤。
    手放在内裤边缘,犯了难,余光瞟到几个绽开了蜜汁微笑的女生,脸蹭一下就红了。
    这个……就不用脱了吧……
    龙宿抱着手臂歪着头,看着剑子红扑扑的脸,两鬓毛绒绒的,像一只从俄罗斯赶过来过冬的窘迫的派大星。
    没忍住,低头笑了笑。抬起眼看见对方愠恼的眼神才清清嗓子,说没告诉你要穿丁字裤么?
    剑子头皮发麻,没啊。
    龙宿转身用眼神询问傲笑红尘,傲笑老师从手机上抬起眼,说,今天就让他穿自己的吧,下次换。龙宿啊,你指导一下,我出去一趟。
    说完风风火火走了。
    剑子和周围的人同时长舒一口气。不过要是剑子知道那几个叹气的是因为遗憾的话,可能高兴不起来了。
    学生们的激动都表现在脸上。却不完全因为剑子长得还算不错,主要是他们画大叔大妈快画崩溃了。
    现在看到干净健康没有什么赘肉的挺拔身躯,简直想跪下痛哭,觉得自己就像看见了大卫的米开朗琪罗。
    于是剑子就在一片友好甚至感动的眼神里上了台。
    龙宿给他指导动作。手放这里,脸朝这边,腿张开一点。
    剑子不太协调,龙宿摇摇头,也上了台,伸手跟摆弄芭比娃娃似的摆弄剑子。
    龙宿手指不算凉,偏生碰到身体上就跟冰楞子似的,给剑子弄得发颤,而且一激一个准儿。
    身体反应都是连着的,剑子眼瞅着自个儿下面颤颤巍巍就起来了,顿时恨不得一头撞死在龙宿怀里,这样也能把罪魁祸首一并撞死,撞不死也要让他背一条人命痛苦地过完下半生。
    龙宿倒是见怪不怪淡定得很,手指轻点在剑子烫得能蒸鸡蛋的脸颊,朝左边摆了一点,又撤开身看了看,才点点头。回头对学生们说,好了开始吧,注意光线。
    学生开始动笔了,他又上去顺了顺剑子的头发,笑道,放松。
    这一声没让剑子放下心,脸倒是更红了些。
    这会儿像蟹老板了。龙宿笑出了酒窝。
    剑子一颗惴惴不安的心在四十分钟后凉了半截,脸也不红了下身也软了。
    他只想死。
    肯定有一只蚂蚁爬上了身,不然怎么可以这么痒。腿也麻了,那个叫龙宿的绝对在整自己,否则怎么给自己凹这么个造型?
    一定要好好教训小红,什么叫站着不动就有八百,你来站个试试。
    剑子长叹一口气。登时三个声音从不同的地方传来过来。
    麻烦您再保持一下。
    您别动。
    别动。
    唉,听听,听听人小姑娘说得多有礼貌。剑子两道刀刃般的眼神扔向让他别动的龙宿。后者耸耸肩,看了眼表,说,休息十分钟。
    大家的笔三三两两停了,有人去上厕所有人喝水。
    剑子恨不得趴在地上。但脚麻了只能慢悠悠动一动,一动就像千万只蚂蚁轻轻啃啊咬的。
    旁边的几个小姑娘红着脸凑在一起,你推我我推你,纠结着谁上去跟剑子搭话。
    剑子觉得可爱,反倒先开了口。
    劳驾,能帮我递一下外套吗我有些冷。
    中间的女生抓抓衣袖,踟蹰着上前把衣服递过去了。又立马红着脸跑回来。
    男生们放得开些,看剑子跟他们差不多大,也没什么拘束随口问些问题。为什么来当裸模啊,在哪儿上学啊,之类的。
    只有龙宿一直没理他。他在学生的画前瞅瞅,点评两句,或者跟另外的学生交流一下。
    剑子看着,挺好奇,就指着他问一旁的女生。
    他是老师?
    女生点头,是助教,画得特别好,得了好多奖呢。
    剑子长长地哦一声。
    看着年纪也不算大诶。
    女生又点点头,龙宿老师才23呢,研究生都毕业了,还是从国外回来的,说是要体验体验生活再工作。
    剑子又哦一声。
    龙宿拍拍手,说,好了,开始吧。
    学生们都回去坐好,剑子也脱了外套,愁眉苦脸地摆起造型。
    这会儿心理压力小多了,身体却开始抗拒。
    龙宿又走过来,摆摆他的手他的腿。剑子没那么激动了也就任由他弄来弄去。
    最后依然是手指扶着脸找角度,对上剑子黑黝黝圆溜溜的眼睛,龙宿看了会儿,放开手,盯着剑子左看右看。
    剑子被盯得发毛,嗫嚅着问,做什么?
    龙宿沉吟,劳驾,您能做出刚刚的造型么?
    剑子怀疑龙宿脑子有问题,他说老师,我的造型是你摆的,不一样也赖不到我头上啊。
    龙宿摇摇头,不一样。你脸都不红了。
    剑子话卡在喉头,咽不下去吐不出来。听见有人轻笑,又气又恼,觉得自己被高材生羞辱了。
    正想组织语言回击,却看见龙宿笑了,对,就是这样。
    说完他轻飘飘走了。
    一天的课程结束后傲笑被叫回来给剑子结账。学生们收拾好东西笑眯眯跟剑子挥手道别,剑子坐在台子上潇洒地挥着手回应。
    龙宿笑而不语。
    傲笑算了算时间,掏了一千给剑子。剑子倒吸一口气,收了八百。
    您给多了。
    傲笑拍拍他的肩,第一次就站这么久不容易,我们这儿也不像高校明码实价,都是看我自己。你辛苦了,下次来记得穿丁字裤。
    说完又风风火火走了,走之前还提醒龙宿别忘了锁好门窗。
    龙宿收拾完,看着数了三遍钱的剑子只觉好笑,走上前问,我要锁门了,你还不走?
    剑子小心妥帖地收好,点点头,走。
    龙宿却瞅着他没动静,又问,那您这是等着谁骑着七彩祥云来接您么?
    剑子看着他动了动酸麻的腿,慢悠悠恶狠狠吐出俩字儿,腿麻。
    龙宿哭笑不得,坐在一旁抬起他一条腿放自己腿上揉着按着。
    剑子一惊,想抽回来又被按住。
    放松。龙宿说,按摩恢复得快些。
    剑子看着他的手法笑道,看您这手艺,不像是第一天接这活儿啊。
    龙宿点点头,我以前也做过模特,念书的时候。自己琢磨出来的。
    说完按起另一条腿。
    剑子看他的手,长,白,有力,倒生出些许愧疚。收回自己的腿,站起来蹦了蹦。好了,走吧,我也饿了。
    龙宿也站起来,问,怎么,是在邀请我共进晚餐吗?
    剑子哈哈一笑,想得美。让你摸了半天我可不想再看见这张脸了。
    龙宿锁着门,叹着气,那可怎么办,你下周还要看见我。
    剑子又笑笑,那不一样。吃饭见你可没钱拿。
    龙宿恍然,这是让我请客了?
    剑子笑得坦荡,我可没说。
    龙宿哼哼,那就再见了剑子先生,期待下周见到你。
    剑子挠挠头,嗨呀,作丢了一顿饭可怎么办。
    龙宿摊摊手,唉唉,难得我解一次风情。
    说着话走出了画室,一个向左一个向右,挥手好像太矫情了,两个大男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噗嗤一笑伸出手握了握。
    再会吧。
    记得穿丁字裤。
    剑子迅速收回手,我可真不喜欢这个告别语。

    下周剑子自在多了,凹了个舒服点的造型就开始发呆。虽然第一次穿丁字裤怪怪的,但好在大家都专业,愣是没什么奇怪的眼神。也可能是傲笑全程亲自坐镇,画室里丁点儿杂声都没有,只听见画笔在纸上摩擦。
    房间温度适宜,还有油墨的味道,剑子发着呆就快睡着了。眼皮正打着架,下巴被一双手抬起来,吓得一个激灵,瞪起眼,对上波澜不惊的深棕色瞳孔,剑子一个愣神,不知怎的突然想到了小熊维尼,没忍住轻声笑了笑。
    龙宿眉头一皱,抬着他下巴的手加了些力。
    别动。让傲笑老师抓了把柄扣你钱的。
    剑子睡意全无,往背着手在画室最后方翻看画册的傲笑红尘瞅了瞅,绷住脸。
    龙宿放开,挑着眉问,你这么缺钱呢。
    剑子依旧看着傲笑,你挡着后面几个学生的视线了。
    龙宿扭头,后面俩姑娘红着脸歪着身子可劲儿看着,手里还揣着手机。看见龙宿望过来赶紧收好。
    龙宿摇摇头,你们啊……

    第二次工作起来轻松了些,跟画室几个人也熟了点。结束后说一起去吃烤肉,约了剑子,剑子点头应着,问龙宿要不要去。
    龙宿摆手,不去了。
    旁边的女生打趣,唉,就说了没人能约到龙宿老师,剑子你输了要请客的。
    龙宿收东西的手顿了,你们打赌啊?
    剑子笑眯眯点头,我还以为你肯给我个面子的。
    龙宿哈一声笑,那可真是给你添麻烦了。
    剑子撇撇嘴,你要真这么觉得就帮我把麻烦解决了吧。
    龙宿收好东西拍拍他的肩,我更喜欢给人添麻烦。吃好喝好啊。
    剑子看着龙宿远去的背影,摇头叹息。这就是人与人的区别,看见了么同学们。你们还忍心让我请客么?
    忍心啊。
    唉。交友不慎。

    后来跟大家混得熟了,加了几个好友,私底下也会偶尔聚聚。
    但每次都约不来龙宿。哪怕上一秒还聊得火热,一提到吃个饭龙宿就摆出黄花大闺女足不出户的派头。
    剑子说他如果在古代就是青楼头牌,没点儿身份地位真金白银请不动。
    龙宿回他,那好友就是兜里一清二白只剩假意虚情就妄想说一段聊斋的穷书生。
    剑子说你真让我痛心。
    龙宿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让我出钱。
    于是剑子在领到钱后跟大伙儿说一起吃个饭。又问龙宿你不来吗?我请客。
    龙宿问这是刮的什么风?
    剑子摆摆手,没有没有。算是我跟大家的散伙饭吧。
    周围一片诶——?剑子你要走了吗?
    剑子点头,我考了个口译证,以后接一些交传或者陪同口译的工作吧,估计就不来了。
    诶——那我们又要画别人了。
    又是一片唉声叹气。学生们三三两两围上去,问他考的什么语,什么时候考的怎么都不说一声。
    龙宿站在人群外静静看了会儿。
    剑子跟这个讲两句又跟那个说一说,视线始终没望过来。
    龙宿就走了。静悄悄的,谁也没说。
    剑子余光看着龙宿盯着自己,又看着他走出去。到最后连个影儿也不见了,他就学龙宿的样子拍拍手。好了吃饭去吧。

    吃完饭剑子一个人往家走。喝多了些,走着吹吹风能醒酒。走到楼底下已经很晚了。楼梯口站了个人在抽烟。
    剑子走过去站在他旁边。龙宿掏出烟递了一根过去,剑子接过来含在嘴里,等了半晌,说,您这给烟不借火可真不厚道。
    龙宿扭头,伸出手搂过剑子的后颈,借着自己烟头上的火给他点上了。烟滋滋一烧,升将起来模糊了视线。只剩下红的嘴唇红的火星。
    剑子回过身,低头想了会儿,夹下烟问,什么个意思?
    龙宿也收回手,取下烟弹了弹烟灰。烟灰落在地上蜷缩成一团。
    跟你道个别。
    剑子听得吃吃发笑,听着跟生离死别似的。一句话的事儿你微信说不完了么。
    不一样。
    哪儿不一样。
    隔着手机看不见你脸红。
    剑子在墙上摁灭了烟头,说,龙宿我发现你这人性格真的差劲。
    龙宿在同一个地方摁灭烟,从背包里掏出一叠素描纸。
    其实我是来给你送离别赠礼的。
    剑子接过来,一张张翻看。
    这怎么好意思,受宠若惊受宠若惊。不过看自己裸体怪别扭的。
    龙宿不等他说完,伸开手问,那我的呢?
    剑子收好画,一脸正经,我下午好不容易请一次,你都不肯去,哪儿还有别的礼物。
    龙宿不依。
    剑子无奈,从包里掏出一个牛皮本。看着龙宿渐深的酒窝,总有种被耍了的感觉。
    龙宿翻开扉页,第一页用西班牙语写了一段话,字迹遒劲,行云流水。看不太懂。
    剑子得意的哼哼两声。自己回去琢磨吧。
    龙宿不动声色收好,又望着剑子。剑子鬓角的头发被风吹得微微一动,龙宿不由自主伸出手摸了摸。
    剑子问,舒服么。
    龙宿收回手,揉搓着手指垂下眼,还行。
    剑子一笑,一百块给你摸30秒吧。
    龙宿抬眼,那我怕是要倾家荡产了。
    剑子愣住了。一时竟找不出话回应。龙宿看着他路灯下不自觉微红的脸心满意足笑了笑。
    伸出手说着有缘再见。
    剑子伸出手摇头,我可真不想再见你了。咱们就朋友圈点点赞得了。
    龙宿收回手之前,大拇指在剑子手背上轻轻摩挲。
    然后留下一脸凌乱的剑子消失在夜色里。

    ———————————

    *招剑子来的是仙凤
    *龙剑之后没怎么聊天
    *下一次见面是一个西班牙画家过来做画展,顺便在剑子学校做讲座。剑子陪同口译,龙宿借这个机会去了他学校。
    *过程比较纠结。
    *告白的是龙宿,“我觉得我摸过你了,应该负点责。”
    *提出开车的是剑子。龙宿在家里给他画人体,说跟泰坦尼克号似的。剑子说,“你家也有马车厢么?”
    *笔记本上的西语翻译过来:愿你明朝崎路如我昨日佳境。
    也送给大家。
    感谢。

     

    龙剑霹雳布袋戏

    评论(18)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