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觉_

傻啵啵啵啵啵啵搬砖工
  1.  65

     

    【龙剑】上

    -一个脑洞,一点梗概。连题目都没想好。 

    -估计不会写完,因为……懒

    -手机码字,没有格式,见谅。

    -不长,但是ooc,见谅x2

    ——————正文——————

    (1)

    十八岁的疏楼龙宿还在念高二,不是因为学习不好,而是聚众斗殴,记过处分,停学一年。

    因着上面有人,复了学。学校放他在A班,只要他不惹出人命,一周保证四天能来学校露个脸,一年半后就给他毕业证。

    龙宿家也只要求一张毕业证。

    大是大非没有,小打小闹不断。龙宿在学校风评极差,但也没人敢惹他。

    全然没有悔过自新的戏码,仗着家里有钱,加上拳脚矫健,学校里一票不学无术的小高干子弟/小流寇被收拾的服服帖帖,谄着媚着唤他“龙首。”

    龙宿皱着眉,但没拒绝。

    他喜欢后面一帮人跟着,拉风。

    他们的新目标是A班的尖子生,尖子生就像所有小说里家境贫寒的尖子生一样,靠着奖学金一路斩妖除魔,目标直指苦境大学。

    但尖子生个性阴翳。时常妄自菲薄,偶尔又自视甚高。但,甚是瞧不上疏楼龙宿,以至于一次走路算题没看路,撞了跟前人,看见是龙宿,一声“抱歉”硬生生压了回去,点点头算是道歉,走了。

    龙宿本没放在心上,一旁新收的小弟邀功心切,将此事一番添油加醋,小梁子变成了此仇不报非君子的滔天之仇 ,小弟们群情激奋,要去办了尖子生。

    龙宿没阻止。

    放学后小弟们把尖子生堵在教学楼后面,威逼利诱,让他跪下给龙宿道歉。尖子生梗着脖子涨红了脸,被打得半跪半坐,楞是一声不吭。

    远远站在一旁的龙宿看得兴致寥寥,走过去说,就一句话的事,早说完早解脱,我也不想浪费时间。

    尖子生哼一声,一口唾沫吐在龙宿的高定上。

    龙宿变了脸。扔掉外套,转过身去。

    别弄死了。

    小弟们得了首肯,你上胳膊我上腿。

    “你们在干什么?”尖子生绝望的时候,旁边响起了单薄温软却隐含怒气的声音。

    龙宿拿着手帕捂着鼻,阻挡空气里微弱的血腥味。看着从教学楼方向走来的白衬衣老师,挥挥手,小弟们鸟兽作散。

    剑子仙迹老师今年刚大学毕业,在校履历完美,面慈心善,仰慕者众。

    怀着一腔热血,不顾众人劝阻,申请到A班做班副。

    “龙宿同学,你在做什么。”剑子老师走过来,面容平静。

    “清理垃圾。”龙宿说。尖子生一抽,剑子老师看在眼里。

    他架起走不动的尖子生,走过龙宿身边,冷冷道,“我看垃圾倒不少。”

    把尖子生带到校医院,尖子生咬紧牙关不肯说被欺负过。

    剑子无奈,说你放心,我们公正处理此事,该罚就罚该劝退就劝退。

    尖子生冷笑,老师,没用的。

    说完躺下闭上眼。

    剑子满是愤懑,找到校长,校长听了来龙去脉,沉沉道一句,这事儿你管不了,我也管不了。到时候给尖子生多一点生活补助,高三再给他一个苦境大学的校长推荐名额,就算翻篇了。

    剑子老师的拳头紧了又松。最后点点头,我知道了,校长。

    尖子生带着一身伤继续上课,更加勤奋,也更加寡言。

    龙宿课间却找到剑子,老师,您的见义勇为似乎没什么效果。

    剑子推了推眼镜,龙宿同学,我以为只知道仗势欺人、以多欺少、恃强凌弱的人会有一丝拉羞耻心,看来我高估你了。

    龙宿脸一垮,你说谁恃强凌弱?

    剑子老师目光如箭,直指龙宿,你。

    片刻,他收回眼里的剑拔弩张,平静道,带着一帮小弟欺负一个书生,最后还得仗着家大业大才能全身而退,简直像抢不到玩具就发火的没断奶的小娃娃。

    龙宿气得拳头发白,望着剑子老师白净的脸,没挥下去。

    字字锥心啊,剑子老师。但是想替人出头,自己没本事可不行。他咬牙切齿的说。

    放学我等你,剑子看着教案。我带你去另一个地方,学校不是打架的所在。

    龙宿走了。没告诉小弟们今晚约人茬架。

    佛牒拳击馆。

    剑子让龙宿换了行头。自己在一旁优哉游哉喝酸奶。

    你不换?龙宿问。

    今天我不跟你打。剑子老师推推眼镜。我是老师,打学生是要被开除的。

    说完指着从教练室出来的人,他跟你打。我发小,我们从小一起练,他水平跟我差不多,要是你能打过他,就相当于打赢了我。

    发小走到剑子身边,咬着手套,问,怎么回事,你没说还是个小孩儿。

    龙宿黑了脸。

    剑子拍拍发小结实的肩,介绍一下,我学生,疏楼龙宿。转过头望着龙宿,拳击馆老板,佛剑分说。

    佛剑带好手套,怎么弄?想让他感受一下还是……?

    剑子看着气呼呼去一旁热身的龙宿,压低了声音,留条命。

    佛剑不动声色。

    剑子长叹一口气,校园霸凌。

    佛剑了然。

     

    龙宿请了半个月的假。

    剑子拿着家访材料敲开了龙宿家华丽厚实的大门,龙宿还躺在床上,宁死不见副班主任。

    输了架没脸见人吗?剑子老师在卧室门外问。

    龙宿不吭声。

    剑子唤着叫仙凤的管家拿钥匙,仙凤侧耳听了半天,龙宿没阻止,便去了。

    剑子进屋,窗帘遮光效果极好。他三两步跨过床,拉开了窗帘。龙宿侧躺在床上,被强光刺了眼,翻了个身,碰到身上的伤痕,咧着嘴轻轻吸气,听到了剑子的轻笑。

    要是来看我笑话的,你可以走了。他说。

    剑子走到床边自来熟的扯了把椅子坐下,龙宿同学我是来家访的。说完看见床头柜的粥,已经没热气儿了。

    你双亲呢?他问。

    没在。

    是哪种意义上的没在?

    龙宿闭着的眼终于睁开,看了眼剑子,你就当死了的那种没在吧。

    剑子点点头,可怜,孤儿。

    龙宿又气又笑,我用不着你可怜。

    剑子没笑,尖子生也是孤儿,你知道吗?你应该是知道的,所以才用你的方式表达一下对同病相怜的人的友好,是么?

    龙宿沉默了半晌,说,我不是孤儿。

    剑子点点头,那你更可怜了。

    龙宿瞪着剑子,我说过,你要是来看笑话的,现在可以走了。

    剑子合上家访材料,平静道,我不是来看笑话的。就来问问你,要不要跟着佛剑学拳击?

    龙宿看着他,像听了一个冷笑话。

    剑子耸耸肩,佛剑说你身手不错,就是没有章法,如果想学他愿意教你。而且那天他心情不太好,下手重了些,也算是让我来赔个礼道个歉。

    龙宿不吭声,剑子继续说,你可能不知道,佛剑拿了三届苦境金腰带。

    龙宿沉默着,剑子也沉默着。

    良久的沉默后,剑子起身,你再好好考虑吧,我还有别的家要访。

    你得陪我去。龙宿在后面闷闷地说。

    剑子憋着,没笑。原来天不怕地不怕的龙首——你的小弟们是这么叫的吧?也有怕的时候?

    龙宿阴着脸,不陪算了。

    剑子点着头,可以,但我有两个条件。

    什么?

    第一,把你那帮小弟解散了。剑子抱着手臂,靠在门口。

    龙宿垂下眼,哼一声,算是同意了。

    第二。把饭吃了。

    龙宿又抬头,剑子笑眯眯。不吃饭,就只有被打的份儿。他说。

    龙宿看着凉了的粥,早按剑子吩咐准备了热食的仙凤一看,赶紧换了上来。

    剑子看着疼得只能小口抿的龙宿,很满意。

     



    龙宿眼睛还肿着,在众人或惊恐不安或幸灾乐祸的目光里去了学校。

    第一件事,解散了众小弟。

    举校哗然。

    一时间流言四起。有人说龙宿被高空坠物砸了脑袋换了心神;有人说尖子生背后的势力比龙宿家更大;还有人说龙宿家日薄西山,要变天了。

    不论哪种猜测,都让身边的小弟们走的走,散的散。

    彼时,龙宿已经跟着佛剑练了一个多月,每周三次,每次两小时。

    打得筋疲力尽,龙宿好像没有精力去找人麻烦了。

    剑子每次都陪着。可是剑子也忙,批改作业,备课。常常带着教案在拳击馆一边等一边看,龙宿打完满身是汗走过来,他就把温好的牛奶递过去。

    龙宿还是被按着打。身上老是青一块紫一块。

    剑子就笑,真惨啊,龙首。被打成这样也不放弃,还挺轴。

    龙宿喝着牛奶,也不在意地笑,因为要早点把你按在地上打。

    之前剑子说,要是一局你能打到佛剑身上五拳,我就跟你打。

    剑子看着他,你应该多笑笑,小酒窝挺好看。

    龙宿手抖,牛奶洒了几滴在胸前。剑子拿起毛巾帮他擦掉,小毛孩子还不禁夸。

    龙宿伶牙俐齿的,那天半句话说不出来,脸上烧得慌,胸前也烧得慌。

    从里到外的烧。

    一次龙宿洗完澡出来没看到人,顶着一脑袋热气满场馆找。最后在自动售卖机旁边找到了,剑子靠着墙睡着了,眼镜歪在一边。龙宿走过去,静静盯了剑子几秒,抬起脚想踹下去,那人吸吸鼻子,他就把脚放下去了。

    累你不早说。他嘟囔着,把剑子背起来。

    佛剑走过来,说我送他回家吧。龙宿说我送吧,我家里有车。

    佛剑问,你知道他家的位置吗?龙宿说,那当然。佛剑同意了。

    龙宿一车拉到了自己家。

    第二天剑子在龙宿的床上醒来,他盯着旁边睡得安祥的人看了五秒,一脚将其踹下了床。

    龙宿揉着腰爬起来,看见满脸怒气的剑子,微微一笑,老师,您睡着了,我不知道您家在哪儿,只好给接回来了。

    剑子听完,知道没一句真话,三两下穿好衣服,又板着脸郑重道,你要是敢说出去,我再也不陪你去拳击馆了。

    上课的时候,剑子一直躲着龙宿赤裸又执拗的眼神,一天没跟他说话。

    龙宿也硬气,撑着一天没去找他。

    晚上龙宿约了佛剑,佛剑很诧异,还是出来了。

    今天不是练习的日子吧?佛剑问。

    嗯,我有问题想问你。龙宿说。

    什么?

    剑子老师是不是不会拳击?

    佛剑点点头,不会。

    龙宿笑得很开心。又问,佛剑,老师小时候是不是经常受欺负?

    然而佛剑摇摇头,没有,他阳光健康地长大了。

    龙宿沉吟,我以为他当过受害者……

    佛剑说,他只是从小就极富正义感,纯粹得像小说里的人。

    龙宿不说话。

    佛剑看他沉默,又说,他选择当老师,也是相信所有人年轻时候都会犯错,如果能拉一个人回正途,也算功德一件。

    龙宿依旧不说话。佛剑奇怪,问,你怎么知道他没练过?

    龙宿随口答,他踹我的力道还没你打的力道大。

    佛剑更疑惑,他为什么踹你。

    龙宿思绪早已不在这里,脑子一抽,说,我把他睡了。

    佛剑脸一僵,把龙宿按在地上摩擦。

     

    (2)

    第二天,龙宿脸上挂着彩去上课。剑子当做没看见。

    课间休息,剑子纠结着到底要不要去关心一下自己的学生,有人找了上来。

    不是龙宿,是尖子生。

    老师,您知道龙宿家怎么了么?他问。

    剑子知道,但不能说,于是摇摇头。

    尖子生很苦恼。当初那些谣言传开,龙宿一部分小弟相信了尖子生有后台,转来投奔他。他起先没搭理,可随着龙宿身上挂彩的时间越来越多,谣言变得越发真实,投奔来的小弟也更多了。完全打乱了尖子生的生活。

    尖子生没办法,只好来找剑子处理。

    剑子很无奈,说,我试试吧。

    尖子生走到门口,又转回来,问,老师,您也觉得是我找人报复疏楼龙宿的吗?

    剑子看着他严肃的脸,也严肃起来。他摇头,我知道不是你。而且,你不是会说出报复这种字眼的人。

    尖子生眼框一下子就湿了。他哽咽着,老师,我很讨厌他,但是看见他被打,我也没有很开心。所有人都说是我找人打了他,我只是不想原谅他……可是……

    他说的语无伦次,剑子也只是听着。

    等他稍微平缓,剑子说,我不是当事人,没资格要求你原谅他。事情交给我。

    尖子生点头,又问,老师,凭什么疏楼龙宿这种人做了这些事,家里就摆平了,而我辛辛苦苦到现在,一个流言就能击垮我?有钱真的能让鬼推磨么?

    剑子心中一声哀叹,却只能拍着他的肩。这个世界就是不公平的,你比他更早的看清世界的真相,是不幸。但不要把这种不幸变成自暴自弃的起点。

    生活是很艰难的。但是还是要生活,因为可能会遇到好事。

    尖子生眼光闪了闪,比如老师您吗?

    剑子一愣。

    尖子生低下头,谢谢老师。我走了。

    他走出办公室的门,看见背靠在墙边的龙宿,龙宿盯着他,他只觉得寒气从脚底缓缓升起。

    龙宿没理他,走进了办公室。

     

    【下】

     

    龙剑

    评论(1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