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做咸鱼,从我做起

请监督。
  1.  61

     

    【龙剑】痴情司(3)——“你圣诞节有安排吗?”

    -我觉得这俩发展已经很快了,好多相处的环节没写进来。

    -但朋友说应该第一次见面吃饭,第二次见面开车。

    -我很难过,现实向难道不应该暧暧昧昧纠纠结结久一点么?

    -下章应景,两人过圣诞。(所以估计圣诞节更新。)

    -没数字数,大概很长

    【2】

    【4】

    ——————正文——————

    (1)

    剑子是从梦里惊醒的,望着窗外刚泛鱼肚白的天空,他依然有些心悸。

    三分钟做了几个深呼吸,“差点儿忘了正事。”说罢开始翻箱倒柜,找了半天没找着,又开始翻衣兜。前前后后,除了苍的卧室没进去,其他房间差点给他翻新了一遍。

    苍一手端着咖啡杯一手按着太阳穴出来时,看见宛如被闯了空门的客厅,只觉头更疼了。

    “起来啦?”打着手电扫视沙发底的剑子抬起头,看见黑眼圈快覆盖整个苹果肌的苍,倒吸一口气,“你昨晚修仙了?”

    苍歪在沙发上,“看了整宿文献。”

    剑子毫无所获地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膝盖,“我都还没开始看,有这么多需要看的么?”他知道苍看文献的速度,心头顿时沉甸甸。“嗯,文献后面的参考文献,参考文献的参考文献……我都快跨学科看经济学文献了。”苍疲惫的声音里隐含怒气。

    “做笔记了么?到时候借我。”剑子又开始扒拉电视墙旁边的发财树。

    “嗯。”苍一口气喝完了他的第三杯特浓。“你在找什么?”

    “名片。”剑子长叹一声,“你见过一张恶俗的金闪闪的名片吗?我忘了把它放哪儿了……”

    苍沉吟片刻,“啊。”不等剑子发问,他慢悠悠踱到自己房间,又慢悠悠走到剑子跟前,伸出一只手。

    剑子疑惑地伸出手,苍放了一个已经开始掉纸末的小纸团在他掌心,上面还有隐隐可见的金色粉末,阳光下一闪一闪,甚是可爱。

    “……”

    “抱歉,我上次拿错了外套。”苍看见剑子千变万化的脸色,不知道是该安慰还是道歉。

    “算了。”剑子拿着纸团坐到餐桌旁,扯了只笔小心翼翼展开,试图看看能不能勉强辨认出数字。“上次我也毁了你的实验,就算扯平了。”

    “我以为你要说再也不要趁买一送一,送我跟你一样的外套了。”苍伸了个懒腰,重新歪在沙发上。“谁的名片啊?”

    剑子沉默片刻,“龙宿。”不知道为什么,念出这个名字总有些不情不愿,于是又补了一句,“除了他谁还有这么华丽恶俗的名片。”

    “干嘛不找她姐姐再要一张?”

    “这多不好意思,总不能说,我把你给的名片弄丢了,电话还没来得及存呢哈哈哈。”剑子懊恼地看着淡到几乎看不见的数字,试图用笔修复。

    有人敲门,苍只把门打开了一道缝,就被用力推开,红着眼睛的蔺无双不请自入。剑子抬头看了一眼,又重新投入到自己的修复事业,“你昨晚也看文献了?”

    蔺无双把自己扔进沙发,“你好意思问,都是你们那个破实验。”他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涂板到三点,放入恒温箱又等到七点有人来,才找个理由溜了。”

    看着心无旁骛的剑子和躺尸的苍,他哀叹一声交友不慎。

    “诶,对了。”他突然说,“我刚刚在楼下看到那谁了……那个……”他皱着眉头努力回想,一个名字到嘴边怎么都不肯出来,“就那个……很有名的,画画那个……”

    “疏楼龙宿?”苍闷闷地问了句。

    “对对对,就是他。”蔺无双一拍脑门,“捧着一大束玫瑰,提俩纸袋。拉风得很。他女朋友住这边吗?”

    “他姐就住楼下。”餐桌上的剑子接过话。“我很诧异啊道长,你不是对艺术圈不感兴趣么,还认识画画的?”

    “哦,他啊。”蔺无双撑着脑袋,“我爹的几个学生,逢年过节来看他老人家,送过几幅疏楼龙宿的画。我卧室都还挂了一幅。听说卖价不菲。”

    剑子点头,“差点忘了你也算个官二代。苍,快打电话举报有人行污受贿。”

    苍还没答,门铃声又响起。三个人对望片刻,蔺无双认命地爬起来开门,却被引入眼帘的一片红色吓了一跳,抬头望见另一张诧异的脸。

    对方倒是冷静的快,“此为剑子仙迹的家吗?”

    蔺无双眨眨眼,扭过头对剑子说,“剑子,你跟他姐姐同居了吗?”

    “啊?”剑子迷茫地抬起头。

     

    (2)

    “有事儿?”剑子望着蔺无双口中的“一捧”玫瑰,怀疑他不太懂量词。这分明掏空了一家花店的玫瑰。

    “我过来给姐姐送东西,她不在。”龙宿皱着眉望向玫瑰。“估计已带着小宝出游,不知何时回来。”

    “那……”剑子斟酌着,“你……进来等等?”

    “谢谢,但我下午有事处理,就不打扰了。”龙宿说着,不等剑子反应,将花和纸袋堆到他怀里,剑子差点没站稳。“可否帮我转交?”龙宿又从花束中抽出两支,插进剑子和花束的缝隙,“算我的谢礼。”

    剑子鸡皮疙瘩直起,“哥们儿,你这太恶俗了。”

    龙宿笑笑,转身下楼。剑子进屋看见桌上皱巴巴的纸,赶紧将花和礼物放在鞋柜上追出去。

    “等等。”

    龙宿在楼梯拐弯处停下来,抬头望着剑子。

    “昨晚的篮球,你觉得我技术怎么样?”剑子笑着问。

    “尚可。”龙宿不知他葫芦里卖什么药,想了想又说,“与我校队,不分伯仲。”

    剑子“哼”一声,“你不是问我失恋后干嘛么。”他转着手里的笔,“你要是想不开,与其做一些劳民伤财有损身心的事情,倒不如找我打篮球。省钱,还对身体好。”

    龙宿盯着剑子没说话。

    剑子皱着眉,“不愿意就算了。我也不是很闲的人。”

    “好啊。”龙宿笑道。“就怕有人技不如人,临场耍赖。”闻言,剑子给气笑了,“我跟你讲,就按你昨晚的表现,在我们校队是要被队长打……”话没说完,剑子停住了。他抿抿嘴,用笔指了指龙宿,“那你有时间联系我吧。我有空就陪你玩玩儿。”

    龙宿点点头,“但我没有你电话。你打给我吧。”

    剑子心里一惊,清了清嗓,“大哥你搞清楚,是你让我陪你啊,哪有我先打电话的道理?”

    龙宿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手伸进衣兜,又在身上上上下下摸了摸,苦笑道,“手机忘车上了。”剑子与他大眼瞪小眼。旋即三两步跳下楼梯,“手伸出来。”

    他握住龙宿的手,将他的衣袖往上抻了抻,开始低头写。

    龙宿余光瞟到楼上,苍拿着手机冲出来,愣了一秒,又悄悄进屋。他低声笑了,装作没看到。

    剑子写完,满意地拍拍龙宿的手背,“喏,别擦了。”龙宿抬手,“字不错。”剑子甩甩手,“得到大艺术家的肯定,剑子真是满心欢喜。”说完三步两步跨上楼梯,关门前又嘱咐了一句,“记得存下来,我不会写第二次的。”

    龙宿点点头。

    剑子关上门,将桌上的名片揉成一团,轻飘飘扔进了垃圾桶。进了卧室,“咦,我手机呢?”

    “这呢。”他探出头,看苍指了指茶几。“道长说想换手机,我给他看了看你的大索尼。”

    剑子望着睡死过去的道长,陷入沉默。

    手机简短的震了一下,剑子低头,【华丽无双的疏楼龙宿】。

    他再一次陷入沉默。

     

    (3)

    电话响起时,剑子已经在无菌操作台上全神贯注操作了仨小时。他实在懒得接完电话又要用酒精擦手,对进来拿东西的蔺无双说,“道长,帮个忙,我手不方便。”

    蔺无双走过去从他实验服的兜里掏出手机,“浮夸无双。”他盯着手机笑了,“谁啊?”

    “一个朋友,帮我听一下。”剑子凑过耳朵。蔺无双按下接听,把手机凑过去。

    “剑子。”龙宿的声音传过来,第一次从听筒里听到他的声音,还挺有磁性。剑子脸上并没有显山露水,“嗯。”

    “明天下午可有时间?”

    “几点?”

    “六点如何?”

    “嗯。”

    “我带篮球。”

    “好。”

    “还是公园?我来接你。”

    “不用,我自己去。”

    那边沉默了片刻,说道,“好。”

    剑子歪歪头,示意蔺无双。蔺无双挂了电话,将手机放进他兜里,笑问,“有约啊?”

    “算是吧。”剑子转了转脖子,又稍微活动了下肩膀,淡淡地答。“明天学弟几点来?”

    蔺无双翻看着时间表,“六点半。你几点的约?”

    “六点。”他想了片刻,“算了,待会儿跟他再约个时间吧。”

    “我替你吧。”蔺无双说着往外走,“提醒一下,你刚刚把接种环在无菌水里搅来搅去。”

    剑子停下手中的动作,陷入了沉默。

     

    (4)

    跟蔺无双做了简单的交接,剑子拿着外套往公园走去。想着会出汗,就穿得少些。十二月的A城冷得不像话。他哆哆嗦嗦用外套裹紧自己跑起来。

    到那儿的时候已经6点一刻了,他远远看见有人在篮球场上运球投篮。上次灯光昏暗,并没看清楚,这会儿天还未暗,倒是把龙宿的长腿宽肩照的明白。剑子叹了口气,追自己的那些姑娘看到龙宿不知道会不会就转向了。

    “抱歉,来晚了。”他一边将外套搭在单杠上,一边朝球场走去。

    龙宿将篮球一个长传,“是比想象中晚。但也托福,倒是让我好好热了身。”

    剑子接过球,一个跳投,“不过雅思,被我这个没热身的打输了别哭。”

    龙宿怔了怔,弯下腰笑了。跑两步拍起球,又回到场子中间,“怎么来?”剑子简单活动了下关节,“一对一还能怎么来。一局五分钟吧。”又抬抬下巴,“照顾一下门外汉,让你先攻。”

    龙宿弯下腰开始运球,“小瞧橄榄球队员会吃亏的。”

    剑子紧了紧鞋带,“犯规就算对方一分,你今天估计一局都赢不了。”

    龙宿笑了笑,趁剑子还没准备好,一个晃身,带球过人。跳投得分。“一分。”他笑得挑衅。

    剑子看着龙宿,“带球走步,一分归我。”他又指指鞋带,“我系鞋带时看见的。”

    “啧。”龙宿接过剑子传来的球,“再来。”

    空旷的篮球场上只有篮球落地的声音,间或传来两人的喘息,球场旁有一两个小青年驻足观看,偶尔发出“好球”的欢呼。

    两人倒也没有让他们加入的意思。

    到剑子跟上次一样撑着膝盖喘气时,昏黄的路灯已经亮了。

    龙宿也喘得不轻,还是撑着对剑子说,“跑不动了?”剑子走到球场旁,拿起刚刚龙宿指使小青年买来的水,喝了两口,“歇会儿。”

    龙宿听着,反而转身回到篮筐下,一个又一个往上投球。“一、二、三……十。”他接着掉下来的球,转身走到剑子身边,“我加十分。”

    剑子一口水呛到咳嗽。

    他擦着嘴,“加十分你也输了。”

    龙宿也不在意,“快八点,吃饭去?”

    剑子拿起两人的外套,“龙宿,你应该说,戌时过半,饭否?”龙宿接过外套,“剑子吾友,饭否?

    剑子笑道,”否。“

    龙宿便接着说,“吾略备薄酒,乞劳动玉趾,就寒舍小酌,万勿推却。”

    剑子实在接不下去,一拳锤在对方肩上。“得了,还没完没了了。”

    龙宿拿着篮球,“去哪儿吃?”

    剑子揉着肩,“各回各家吧,我得先洗个热水澡。上次还好有贴心好室友,不然铁定感冒。”想了想,又说,“还没问呢,你上次怎么样啊?没感冒吧?”

    龙宿简短地“嗯”了声,跟剑子并肩往外走,“东西帮我转交了吗?”

    “我办事你放心啊。花跟礼物都送过去了。你姐让我转告,上次是带小宝去医院体检。”剑子懒懒地答。“礼物跟……花?”龙宿问。

    “是啊。”

    龙宿张张嘴,终究没说什么。

    走到公园门口,龙宿要去拿车,剑子就抱着球等他。看着一辆保时捷驶来,剑子哀叹着,社会社会。

    车停窗落,剑子将篮球扔进副驾驶。“下次能开个不这么招眼的车么?就打个篮球,去NBA看比赛都不至于。”

    龙宿沉默片刻,“这是我最不招眼的车。”

    剑子不知道是该沉默还是该流泪。

    “真不用我送?”龙宿又问。

    剑子气不打一处来,“太招眼了。我懒得坐,这万一被人以为我被包养了,那些追我的小姑娘肯定都要哭晕过去。”说完朝龙宿挥挥手,再一次裹紧自己超学校走去。

    龙宿开着车在后面跟了一段,剑子又朝他挥挥手。他这才鸣了声笛,绝尘而去。

    剑子吸着鼻子,掏出手机。“苍啊,快带着你的破甲壳虫来接我,我冷死了。”

     

    (5)

    洗完澡已经过了8点半,剑子还在吹头发,蔺无双带着一身冷气抖成糠筛进了屋。“被学弟坑了,居然放了我鸽子。”他真真欲哭无泪,原本替剑子值半小时班,结果变成了两小时。

    苍把鱼丸倒进火锅,在热气腾腾中抬起头,“哪个学弟敢放你鸽子?”

    “狂龙。”蔺无双长叹一声,又打了个寒颤。

    三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等到熟得差不多,三个人围起来开始吃火锅。

    “约会怎么样啊?”蔺无双塞了口牛肉,问剑子。剑子手一抖,刚捞的丸子就掉下去了。“不是约会……跟朋友打篮球来着。”他重新捞着,总是捞不起来,有些烦躁。苍用筷子戳破了一个,放进他碗里。

    “说起来,我们倒很久没打球了。”蔺无双说,“找个时间活动一下吧,老在实验室呆着都快长出菌了。”

    苍想了想,“再过两天就是圣诞节,几个院的晚会都邀请了我们去演出。加上实验室的事情,最近可能没空。”

    “啊……对,马上圣诞了。你们怎么安排的?”他指指苍,“你有演出。”又望向剑子,“你呢?”

    剑子低头啃着玉米,摇摇头。这些节日他已经很久没过过了,跟平常的日子好像也没什么不一样,“呆实验室吧,你们都不在,总不能全扔给本科生。”他望向蔺无双,“你不趁着节日约一约练峨眉?”

    “早约过了。”蔺无双苦笑一声,“她回答我要不要去图书馆共度佳节。我……答应了。”

    那两人送上了祝福的叹息。

     

    (6)

    收拾完,蔺无双回家了。苍把笔记本扔给剑子,“慢慢看吧”,他说,“看完再还我也行,我不急。”剑子懒洋洋道谢,进屋躺在床上翻了下,感慨着苍的脑子简直是上帝赐予人间的礼物。这时来了短信,他翻身拿起手机一看,手一抖,手机摔在脸上,痛的直起身。

    他揉着鼻梁打开短信。

    【饭否?】

    【火锅!】拇指在发送键上停了片刻,又移到了删除键。

    【嗯。】按下发送,将手机扔到一边,重新拿起笔记本,发现满册都写着【饭否】。他惊恐地合上本子,冷静片刻后重新打开,才舒了口气。不到半分钟,手机又响了起来。

    他默数三秒,才迟迟拿起手机。

    【所食何物?】

    【火锅!】他想了想,再一次删掉。

    【我闲聊要收钱的。】扔掉手机,耳边响起龙宿的轻笑。他惊恐地坐起身,捏住鼻子闭紧嘴巴,用力呼了口气,感觉鼓膜通了,才放过自己。

    【可否告知五元能聊多少?】他瞟到短信,冷哼一声。

    【一字一元。给你打个折,一条短信。】他这次不扔了,就抱着手机等。

    【剑子吾友,圣诞佳节,若无其他安排,可否赏脸小聚?】

    “剑子,我笔记上有个地方要改改。”苍在半开的门上敲了敲,探头一看,发现剑子直愣愣盯着手机。“看什么呢?”他走过去。

    剑子挺身而起,将手机揣进兜里。“没什么。”他把笔记本递给苍,“你尽管改,再写一本都行。”

    苍眯起眼,没说什么。接过笔记,“我明天给你”。剑子点着头将他送出门外。

    苍看着紧闭的房门,沉默片刻,掏出手机往自己卧室走去。

    “赭杉军,你圣诞那天有安排吗?啊,太好了,我要去文学院演出,你能帮我照顾一下实验室吗?不用做什么,看着本科生别让他们把实验室拆了就行。嗯,请你吃饭。谢了。”


     

    疏楼龙宿剑子仙迹龙剑霹雳

    评论(13)
    热度(61)
    1. 白白soso拒做咸鱼,从我做起 转载了此文字